《三四郎》读后感(夏目漱石)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9-07-01 10:44:34 阅读:

  《三四郎》读后感(夏目漱石)

  原创: 小牌

  在读完《三四郎》之后,我并没有什么醍醐灌顶的感觉,又或是深切的刺痛感,就是很稀疏平常地看完了一个故事,没有太大的情绪变化,但是对书中的故事略有点小遗憾。隔了一会儿又想,正如付出了也不一定有回报,看了某本书也不一定能学到什么,心里也就坦然了,反而能好好思考一番。

  小说里的三四郎是从熊本乡下考入东京帝国大学(也就是如今的东京大学)的一名大学生,在初次前往东京的车上,他就渐渐感受到了这一切与故乡熊本是那么的不同。越靠近终点女性越来越白的肤色,越来越繁华的景象,还有富士山,让他深切地感受到自己之前的人生似乎是白活了。

  三四郎这个人物虽然是本部作品的主角,但是平凡得如同你我身边的广大群众,听课、参加社团活动(或是社交活动),暗恋,没有做过太过出格的事情,也不像佐佐木与次郎一样不靠谱,他就是一个普通的青年。

  三四郎被三个世界所包围,一是熊本老家,在这个世界里除了妈妈外几乎没有太多回忆;二是暗恋对象里见美祢子所在的浮华世界,也就是东京,在写给妈妈的信中他明确提到“不太喜欢东京”;三是野野宫和广田老师所在的学术的世界,此二人能够沉迷于学术世界而不管外界的声音,但三四郎又似乎不是这样的性格。虽然处在三个互相碰撞的世界中,但是三四郎又似乎不明确属于哪里,与哪个世界都有所关联,但又似乎格格不入。这是三四郎本人的矛盾点所在。

  结合时代来看,此时正处于明治时期,社会飞速发展,能够考入东京帝国大学的学生显然也将成为日本未来的栋梁之才。三四郎这个形象代表的这是这一批日本未来的栋梁之才,其单纯的形象也预示着他与其他众多同年的青年一般,还尚未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责任,直到小说的最后三四郎依旧是一个并不成熟的青年形象。夏目漱石并未对这样的形象作出批判或是赞扬,这也正是他作品的伟大之处,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读者眼中也会有一千个三四郎。

  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点是小说中借广田老师之口说出了那个时代日本的脆弱性。

  “日本作为一个国家,它的根基依然浮浅。日本将在国外吹嘘什么呢?富士山?但这是一直就存在的自然之物,日本并没有创造它。日本或许给人以现代化的印象,但这些都是表面现象,心理层面上,这个国家的一只脚还深陷在前现代化的世界里。”

  三四郎并没有强烈的爱国精神,但广田老师的话触怒了他,他尽力维护着自己的国家:“即便如此,”他抗议道,“日本至少可以从现在开始发展。”对此广田先生简略答道:“日本将灭亡。”

  另外一个有趣的点便是里见美祢子这个人,可谓迷人又神秘。这个女性与传统的日本女性不同,书中无数次借他人之口描绘出一朵高岭之花的形象,与多位男性暧昧又琢磨不透,家境、才华与面容皆好,对于众多事物很有自己的一番见解,最终嫁给了一位在书中未着笔墨的富人。也留了一丝疑问给读者:这个人是她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嘛?

  小说在此处戛然而止,还有更多的疑问在心中蔓延开去:良子最后找到另一半了吗?野野宫和广田的学术进展如何?三四郎变成熟了吗?与次郎还是这样的不靠谱吗?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深切感觉到夏目漱石的笔力,在平平淡淡的描写中容易套入身边熟悉的人物,更添一种亲切感。当然了,因为不那么了解日本历史,他的隐喻很多还是看不懂,以后慢慢来。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