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老人院》观后感:老人院≠老人愿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9-05-29 00:22:48 阅读:

  老人院≠老人愿

  ――观《飞越老人院》有感

  王锦山

  人生短暂,数数也不过只有几十个春秋;时光匆匆,晃眼间已是蹒跚漫步的银发老人。中国老龄化的进程迅速,目前中国60周岁以上的老人已突破2亿了,约占总人口的14.3%,这庞大群体的呼声,我们需要关注,关注老人的需求,实现和谐的社会。

  “我来老人院都七八年,眼睁睁的看着一些老伙计,一个接一个的死去了,我不能想到我自个的结果吗,那我呆着这干吗?这不明摆着是等死吗?趁着我还活着,走出老人院,看着外面的世界。”这段话是我看完《飞越老人院》电影后,记忆最深刻的一句话。的确,当人步入老年期,他们的生理机能渐渐失衡化,慢慢成为需要呵护的弱势群体。但是老年人还有着独立的自我意识,有着自身的心理需求。作为老人的家属或者年轻人,不能简单地以为把老人安置到老人院里生活,自己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做自个的事。老人院可以在政府的资助下办起来,但老人愿应在谁的支持下去实现呢,无疑是作为家属的我们有义务去帮助老人实现他们简单的愿望。

  当初功能派社会学家提出社会脱离理论,认为老年人的能力随年龄的增长而下降,老年人因活动能力的逐渐下降和生活中各种角色的丧失,而希望希望摆脱要求他们具有生产能力和竞争能力的社会期待,愿意扮演比较次要的社会角色,自愿地退出社会。老人退出社会,进入家庭生活,有的老人由于自身的一些疾病缠身或者上了年纪,无法自己独立完成一件事,需要别人的保护和帮助下。因此,这种时候我们应该进行角色互换,换成我们陷入这种困境之中,去感受老人渴望参与社会活动,完成一些心愿,但又力不足的无奈之情。

  记得2014年国庆期间报道了一件地方新闻“10月4日,在山东泉城欧乐堡梦幻世界,一男子用板车推老母亲逛游乐场的场景感动了许多游客。该男子名叫张金宝,趁着“十一”假期,他用板车推着86岁的老母亲来到游乐场,让年迈且腿脚不好的母亲第一次见识到了游乐场的热闹。”新闻报道的那位慈祥的老奶奶在儿子的陪同下,老奶奶露出高兴的样子,场面十分温馨。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亲情是这个世界上弥足珍贵的感情,我们对待自家的老人应该及时行孝,满足老年人简简单单的愿望,而不是把老年人的愿望当成一种负担,觉得实施老年人的愿望,是对他们的可怜。

  我们总有变老的时候,其实我们现在对待自家的老人的态度及行为,是对下一代无声中进行的社会化。当我们老了,头发白了,手脚无力,我们也需要年轻一代人的帮忙,而要是他们以各种理由推脱的话,你会是什么感受呢?当我们老了,进行到这种老年角色时,我们处于这种境况中,我们也有我们那时想做的事,如果那时的情景就像电影中,我们被困在老人院里或者在家里,那种等死的状态,是多么恐怖的事情。所以我们应该要有同理心,设身处地地站在老人的角度,想想我们每天能为老人做点什么东西。其实,老人最怕的是孤独,能够多点时间陪陪老人,带老人出去走走,见见老人想见的人,可能这就是老人最简单的老人愿吧。我们应该是老人实现简单愿望的支持者,而不是绊脚石,阻挡老人一切简单的想法。外面的世界再大,终归要落叶归根,满足老人的愿望,才是真正能让我们心安理得。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