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癫佬正传》观后感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9-05-29 00:22:15 阅读:

  《癫佬正传》观后感

  宋小苑

  让我失声痛哭的是阿狗那句“妈妈叫我去死”。

  精神病患者与人们关系紧张的原因是精神病患者本身的攻击性还是人们的无知呢?

  我会想,假使刘女士没有贸然去与三婆搭话,三婆是否不会激动?假使阿全的邻居没有贸然冲上门去要赶阿全走,阿全是否不会病发以至于发生幼儿园流血事件?假使阿狗的妈妈没有贸然说出让阿全去死,徐先生是否不会被误杀?

  这些假使让我不禁疑问,人们对于精神病患者的了解究竟有多少?他们的无知到底造成了多少伤害?我们对于精神病患者究竟该怎么做?

  在精神病患者眼中,旁人的行为对其有什么影响?

  影片开头菜市场鱼摊里,女士将鱼摊上的冰拿起扔向阿狗的时候,阿狗也有样学样地丢了过去;一位摊主在发现阿狗是精神病患者的时候,惊慌地将摊子上的菜刀拿了起来指向阿狗,而阿狗当时看起来有些好奇,他同样也拿起了身旁的菜刀挥舞了起来,殊不知这样的行为使人们彻底恐慌了起来。但深究起来,人们在恐慌的同时,是否应该想想,阿狗是自发做这些行为的吗?他做这些行为的诱发因素是什么?人们习惯于害怕恐惧精神病患者,习惯于认为精神病患者是具有攻击性的,但他们是天生就这样吗?

  众人束手无辞,如何应对发病中的病人?

  阿狗拿着菜刀的时候,众人都有些束手无策甚至是恐慌,连警察都不敢轻易行动,害怕阿狗突然发狂伤害他人,最后是徐先生将其制服。徐先生是怎样让阿狗缓和下来的?很讽刺的是,恰恰也是让阿狗模仿他的动作。

  精神病患者的照顾问题?

  阿狗被带上警车的时候,情绪是较为平和的,但因为记者们拍照时的闪光灯又使阿狗开始情绪不稳了起来;结尾徐先生同样也使阿狗的情绪平稳了下来,但却又是因为一个冒失的记者拍照的闪光灯使阿狗情绪不稳误杀了徐先生;徐先生接受刘小姐和他一起去看望精神病患者的前提是要刘小姐按他的要求来,比如有些精神病患者不喜欢深颜色,有些不喜欢闪光灯等等,希望刘小姐注意。精神病患者其实并不是说需要人们怎样去迁就,他们也像每个人一样有自己的小癖好,就比如正常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我们是否也可以尊重他们的喜好?

  精神病患者家属的陪护作用?

  从影片可以看出,精神病患者家属的陪护作用是不容小觑的。阿全母亲对他很纵容,同时也一直陪伴着他,因而阿全对于母亲的依赖性很强,其中有个细节是,阿全被街坊领居追打的时候,已经陷入了发病的状况,他母亲去劝他,他失手将母亲撞到,母亲痛呼的时候,阿全的理智一瞬间是回来的,他对母亲的感情使他在被人追打发病的时候恢复了神智;影片最后,阿狗发病说着要自杀,徐先生询问他的时候,他说妈妈叫我去死,是因为他的亲人他的依靠让他去死,所以阿狗受不了发病了。(www.lieshai.com)阿全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患有精神病(这点可以在阿全去幼儿园接儿子被前妻撞见时的场景里考究),也是因为他明白别人会对他抱有怎样的态度,一名精神病患者,本身受到了社会的歧视,如若他身边至亲的人也无法接受无法理解他,那么他的世界里,还剩下什么呢?

  精神病患者自理问题?

  这一问题在电影中的电影例证就是阿松。阿松对于冷热的感觉似乎出了错,徐先生帮他把他的衣服脱下的时候,他却一直喊着冷,明明他的脸上都是因为奔跑躲避而流下的汗水;他的女儿也被他盖上的一层又一层被子捂出了病,儿子也因为他的掩埋而断了气。这些对正常人来说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行为,但我们思索的是,精神病患者的自理,是否也是一个严峻的问题呢?

  刘小姐态度的转变?

  刘小姐这一角色在开头给人一种只是需要新闻的感觉,她第一次出现在办公室的时候也不在乎资料的保密性,而她在谈到如何报道的时候提到她不会先写重生会的工作人员,而是将某个精神病患者的例子拿出来吸引大众的关注再提出重生会,她这时候只是一名记者,她的所作所为都只是为了大众的关注,她甚至在第二天出现的时候没有按照徐先生的要求穿深色的衣服而不是稍显鲜艳的。但是在后来,她一次又一次地经历了与精神病患者的接触后,她的态度开始改变,她的行为开始改变,在我们不知不觉中她的衣服变成了深色,她会在结尾一名记者出现时喊着不要开闪光灯,甚至于最后在徐先生死后接过了徐先生的重任,继续奔波于追逐精神病患者中。也许有些人不是一开始就对对精神病患者有深入认知,而是在不停的学习过程中了解、理解并愿意为了他们付出自己的努力。

  造成影片悲剧的原因是大众的冷漠还是无知呢?

  很多人都会下意识地害怕、恐惧精神病患者,害怕于他们的疾病,恐惧于他们的攻击性行为,他们在无知中做出了自己认为正确的行为但对于精神病患者来说却是巨大的伤害。他们认为阿狗的可怕的,于是他们举起了手中的刀子,但是造成了阿狗的模仿动作,他们更恐惧了,但是是他们先举起刀子的呀;他们认为阿全是楼道的害群之马,于是他们拿起了手上的工具,要将阿全赶走,但却造成了后来的流血事件,但是是他们在阿全被母亲拉回神智的时候又冲了出来的呀,是他们在阿全被幼儿园小朋友的歌声拉回神智的时候又冲了出来的呀。造成这些悲剧的究竟是大众的冷漠还是大众的无知呢?

  这一切让我不禁重复,人们对于精神病患者的了解究竟有多少?他们的无知到底造成了多少伤害?我们对于精神病患者究竟该怎么做?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