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海上钢琴师》有感:手在键上,心在哪里?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9-05-29 00:22:10 阅读:

  手在键上,心在哪里?

  ――观《海上钢琴师》有感

  原创: 围裙妈妈

  10年前,我看完《海上钢琴师》,当时的感觉是怪怪的,沉沉的,想写又写不出。10年后,我再看,感觉已没有当时的压抑,毕竟,哪种选择都有其合理性,哪种人生都是人生。

  这几日,我反复回想电影中一个个精彩的场景。

  1900与MAX的初遇,两人在狂风乱作的夜晚,一同坐在钢琴上,钢琴随着波涛的变化到处旋转,1900尽情地弹奏,MAX因晕船东倒西歪,最终,MAX因美妙的琴声克服晕船的痛苦,与1900陶醉在音乐的海洋。两个人,一架琴,美妙的音乐,像一对跳着华尔兹的恋人,纵使外面翻天覆地,他们全然不顾享受着无以伦比的浪漫。

  片尾1900与MAX的对话应该是这部片子的点睛之处,1900坐在阴暗的角落,自始至终,我都没有看清他的脸,他像一个哲人絮絮叨叨,无视好友泪流满面,无视满船的炸药。

  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的是1900那双手,那双在空气中弹琴的手,事实上没有琴,不,也许琴是在他心里。看不到任何人,只看到那双白皙、修长的手,那双在弹奏着人生最后乐章的手。我一直在想,这个时候的1900,是否会有那么一点点不舍,是否会有那么一点点遗憾。这个时候,我是如此矛盾,希望他留下,却又担心世俗的人世玷污了他;希望他留下,明明知道他已经孤独了前半生。他还是走了,选择与其生活一生的大船消失在大海,抛弃了一直牵挂他的朋友,还有那从未登上的陆地。

  陆地代表着什么呢?第一次看这部影片时,我以为陆地或许就是人们追求的物质、名利。影片中有好几个类似镜头:1900畅快的弹琴,人们围坐在他的身边,喝酒跳舞,十分热闹,可是当自由女神像出现时,有人惊呼“America”,所有人一窝蜂涌上甲板,留下1900怅然若失。音乐再美,美不过对岸繁华的都市。在1900唯一的朋友MAX看来,只要1900下船,名利唾手可得,可是1900毫不在乎,“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他在船上的生活怡然自乐。当他终于为了初恋的少女动了下船的心思,一步一步走下舷梯,看到近在咫尺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他是感觉到陌生、恐惧吗?仅仅是望了一眼,他就摘下帽子,将帽子使劲地抛向岸上,然后,毅然决然地转头回到了船上。应该说,饰演1900的演员蒂姆・罗斯演技了得,尤其是眼神的表达十分到位,面对初恋少女的温柔,面对挑战者的自信,面对陆地的忧郁,面对大海的沉思,观影过程中我的情绪完全被他的眼神控制。

  而当我第二次观看,陆地是什么呢?是未知吗?船是什么呢?是禁锢吗?当一个人在一个环境里呆久了,被环境所控制、限制的禁锢。1900出生在船上,被亲生父母抛弃,船上的黑人锅炉工收养了他。为了留住他,养父告诉他妈妈是”孤儿院“,他不知妈妈为何物。他在船上长大,用自己的天真、可爱、聪明征服了船上所有的工作人员。当他表现出自己的音乐天分时,他成为船上的钢琴师,音乐成为他的朋友和依靠。他目送过无数游客离开游船,去追寻世人眼中美好的生活。他已经习惯留在船上。

  片尾,他的朋友MAX费尽心思在废弃的船上找到他,劝他离开那艘即将被炸毁的船。他说:”MAX,你看过那些街道吗?仅仅是街道,就有上千条!你下去该怎么办?怎么选择其中一条来走?键盘有始有终,你确切知道88个键就在那儿,错不了。它并不是无限的,而音乐,才是无限的。你能在键盘上表现的音乐是无限的,我喜欢这样,我能轻松应对!“1900担心自己无法应对复杂的花花世界,被自己对陌生的害怕禁锢,无法下岸。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滚滚红尘中,我们多半愿意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舒服位置,我们下岸了,在岸上的某处悠然自得,既不担心有人嫉妒,也不担心未来无法掌控,因为很多人陪着你,大家都一样。

  城市那么大,看不到尽头;人的欲望那么多,看不到尽头;但生活仍然得继续,1900只会是一个美丽的精神童话。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