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识汉武帝――参观汉武帝茂陵有感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9-05-29 00:21:20 阅读:

  再识汉武帝――参观汉武帝茂陵有感

  高 建 成

  毛主席在《沁园春・雪》中点了五个历史人物,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这是中国历史上顶极牛逼的皇帝,中国老百姓几乎没有不知道的。五人中汉武帝刘彻在位五十四年,时间最长,加之家底殷实、精力充沛,他加强中央集权、发展农业生产、搞活内外经济、确立儒学地位、抗击匈奴入侵、开拓帝国疆域,总之他的文治武功,是大大的了不起。

  前一段时间有个电视连续剧叫《汉武大帝》,据说收视率相当高,可见他的粉丝之多。国家文物局根据墓主人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作用,当然也包括陵寝本身所蕴含的价值,将汉武帝的茂陵编为4号,之前的三个陵寝更是大有来头,1号为黄帝陵,2号为孔林("林"通"陵",不是皇帝,但地位极为尊贵的人用"林"),3号为秦始皇陵。就凭这,也必须瞻仰一下茂陵的风采。

  这个愿望今夏终于实现了,在挚友周波的陪同下,我们顶着炎炎烈日,先后参观了位于兴平市的茂陵博物馆、茂陵,为了更好地了解汉武帝的创业资本,我们还参观了位于渭城区正阳镇的他父亲汉景帝刘启的阳陵,当然阳陵的派头是不能同茂陵相提并论的。

  茂陵是汉朝帝王陵寝中规模最大的一座,素有"东方金字塔"之赞誉。有人说:到陕西旅游主要看陵墓。这句话不够准确,应该说到咸阳旅游主要看陵墓,西汉11座帝陵,其中9座在咸阳,加上唐帝陵和两朝的陪葬墓,举目望去,陵冢累累,蔚为壮观。

  茂陵博物馆里主体建筑是霍去病的陵寝,大名鼎鼎的茂陵并不在茂陵博物馆中,为什么茂陵博物馆保护的是小霍的陵,而不是老刘的陵呢?原来,汉武帝为纪念霍去病生前河西大捷的战功,特地在茂陵旁为他修建了一座象征祁连山的墓冢,墓上有各种巨型石刻,手法简练,气势浑厚,是我国最早、最大、最完整的大型石刻群,被视为人类艺术之瑰宝。出于对这些石刻的保护,所以茂陵博物馆选址时定在了霍去病陵寝的位置。

  汉武帝的故事很多,所以形容汉武帝的言词也很多,我参观了茂陵后,认为都不够准确,只有"任性"一词对他来说最为贴切。他爷爷汉文帝和他爸爸汉景帝,可以说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给他打下了好底子。他有实力有条件去折腾,就如同今天的富二代,聪明、英俊、阳光,但这些特质却包含着一个可怕的东西:任性。有钱任性可怕,有权任性更可怕。

  任性的人都有大脾气。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不可不察也。汉武帝对战争的态度是很不慎重的,根本不计成本,有时完全是耍性子。他在位期间一共打了44年的仗(如果从公元前129年算则是46年),几乎年年打仗,西方史评价汉武帝是"好战的皇帝",他的谥号为 "武",既"武"出了大汉的天威,也"武"光了国家的钱财。

  打仗是没有错的,但要看怎么打?没有哪一个皇帝发动的战争像汉武帝那样,不仅涉及对象广,而且投入规模大,特别是有时理由很牵强,但没有人敢忤逆他的意志。西汉名将陈汤说过一句特长精神的话"犯强汉者,虽远必征",虽然透着一股狂劲,但还算有理智,前提是别人冒犯我了。如果是汉武帝他会怎么说?我猜他会说:"逆朕意者,虽远必征。"

  人们都知道汉武帝发动了对匈奴的战争,可有多少人知道他还发动了对闽越、南越、且兰、邛都、都、劳深、靡莫、滇国、朝鲜,以及西域车师、楼兰、大宛、郁成和轮台五国的战争,可谓想打哪个打哪个;

  人们都知道河南、漠南、河西(两次)、漠北等一系列大败匈奴的战役,可多少人知道从公元前111年到公元前90年,汉武帝又五次对匈奴发起攻击,全部以失败告终,以至帝国大厦的根基都松动了;

  人们都知道在漠北决战是西汉王朝对匈奴作战的顶点,是役,匈奴损失是九万多人员,可有多少人知道汉军损失近八万人员,特别是马匹损失超过十万,汉军自诩的胜仗,很多时候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惨胜;

  人们都知道卫青的英武,七次对匈奴作战保持了不败的战绩,可多少人知道李广利的窝囊,两次对大宛作战一次失败,三次对匈奴作战两次失败,最后投降了匈奴,同样是汉武帝的大舅哥,怎么差距这么大?

  人们都知道前期对匈奴发动战争是为了守土,可多少人知道后期对匈奴发动战争却是为了解气,至于为了汉血宝马而对西域发动战争,则让人更加难以理喻,所以我对他杀钩弋夫人一点也不觉得吃惊;

  人们都知道汉武帝给卫青、霍去病的封赏是大手笔,动辄就是数十亿钱,这还不算其他将士的奖赏以及征集民夫的费用等等,可多少人知道当时国家财政盈余全年只有八十亿钱左右,这不是奖励是挥霍。

  有人说,西汉的战事高扬了汉民族的精神、树立了汉民族的形象,是这样吗?我看,不如说是高扬了汉武帝的精神、树立了汉武帝的形象。难怪有历史学家说,汉武帝的开拓疆土,是他发动战争的"副产品",这话很是耐人寻味。

  几十年穷兵默武最严重的后果是"海内虚耗,户口减半".武帝末期,起义暴动此起彼伏。公元前89年,他顶不住压力了,下了个"轮台罪己诏",大意是说: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一定要改正。可在我看来,这纯粹是做秀,汉武帝是公元前87年死的,也就是说,下了罪己诏后还在修陵寝,而且超标准建设,依然是我行我素。

  几千年来,汉武帝一直倍受争议,班固在汉书中对他是委婉批评,而司马光则完全是不留情面的负面批评,范文澜、翦伯赞两位先生,倒是充分肯定他,不管怎样,汉武帝成功了,他做到了青史留名,这就是他所要的,尽管这名的背后代价是那样的巨大。

  这个世界,有的人迷权,有的人恋钱,有的人好色,有的人喜物,还有一类人痴名,痴是很严重地的程度,单看这个字"病"包着"知"的象形构造,就知道痴已是病态。为了获得名声是不惜成本、不顾代价的,这其中公共资源被肆意侵占或是挥霍,因为买单的不是自己,而获得名声的做法又往往很隐蔽,总是道貌岸然,并假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人不易察觉,当下的中国,这类人尤其值得我们警惕。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