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守护者》观后感影评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9-05-29 00:18:26 阅读:

  《姐姐的守护者》观后感影评

  作者 | 钟锦红

  虽说孩子是父母爱情的结晶,但是安娜却是一个试管婴儿,她出生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挽救姐姐凯特的生命。因为姐姐凯特患有先天性白血病,她们的爸妈就计划是再生一个孩子――也就是后来的安娜,为凯特进行骨髓配型来挽救她的生命。所以安娜从出生开始,就要为姐姐提供的脐带干细胞,每当姐姐的白血病一次又一次复发,安娜就要不断地提供血液和骨髓以保留姐姐的生命。尽管如此,我们在影片中可以经常看到她们一家人相亲相爱的生活场景。

  但是这一切,到了安娜11岁的时候,戛然而止。这一年,凯特因白血病,并发了肾衰竭,唯一能保留她生命的只有做肾移植。由于接受外人的肾脏移植的成活率不高,而家族内部又没有合适的人选,所以这次又需要安娜贡献出自己的一个肾脏来挽救姐姐。但是厌倦了作为姐姐的"人体器官库"的安娜为自己请了一个律师:她要从父母和姐姐那里解放自己的身体,获得"身体器官支配权".她聘请的律师坎佩尔・亚历山大为她开始上诉。忙碌的妈妈不能理解安娜的做法,从而一场充满悬念的较量开始了。然而最让我惊讶的是,在法庭上揭开了安娜聘请律师要求获得"身体器官支配权"的原因竟不是不想给姐姐做肾移植,让自己以后能跟正常的孩子一样能跑能跳,而是因为姐姐凯特觉得自己活得太痛苦了,想放弃自己的生命,但是妈妈却不允许。于是安娜只能通过法律的途径来实现姐姐的愿望,尽管不被母亲认可,尽管会被母亲埋怨。

  在这部影片中,我看到了安娜的可怜与伟大,也看到了妈妈无私的爱与偏执。首先,在安娜的出生上,当自己的出生仅仅是作为一个"人体器官库",而不是因为自己是爸妈爱情的结晶,我相信这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虽说这是因为爸妈不想让姐姐失去生命,但总体而言,对安娜是不公平的。甚至对许多家庭而言,家里有一个孩子是弱者,父母会不自觉的对这个孩子保持较多的关心与关注,而对另一个孩子本应该获得的关注会减少,这样就不利于正常孩子的成长。甚至很多孩子心里会想,在爸妈眼中他们的孩子只有一个,自己只是一个维持姐姐或哥哥生命的机器罢了,于是他们就会在某个临界点爆发,而看着平稳和谐的家庭也会因此荡然无存。

  所以看到安娜聘请律师要求获得"身体器官支配权"时,我很能理解。毕竟如果我当了那么多年"人体器官库",我也会厌烦,我也不想以后还要总是打针吃药,我也想以后能跟正常的孩子一样想干嘛就干嘛。但是因为自己是因为挽救哥哥或姐姐的生命而出生的,这从一出生爸妈就把自己陷入了一个两难境地。救吧,现在可能只是移植一个肾的问题,以后甚至会要了自己的生命;如果不救吧,(www.lieshai.com)如果哥哥姐姐因此去世了,不仅自己心里愧疚,甚至自己的父母,亲人或邻居都会怪自己狠心,说自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哥哥或姐姐这样死去而见死不救。所以说,我不赞成父母为救一个生命而生下另一个生命的做法。毕竟那也是一个生命,她也会长大,也会有自己的想法。

  此外,对于姐姐凯特而言,死是一种解脱,但是由于妈妈的偏执,她只能选择痛苦的活着,这样对家里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种折磨。所以说,如果我的家人活得如此痛苦,而且生存无望的情况下,我会选择放手。因为这是自己迟早要面对的,相比让对方如此痛苦的死去,我宁愿让她临死前活得开心一点,而且走的无牵挂一点。

赞助推荐